股驿台app
打开

票据贴现市场被垄断:商业银行包养农信社与村镇银行 腾挪信贷规模

  今年以来,农行、中信银行、天津银行、宁波银行和广发银行不断爆发的票据案,涉案金额已经超过100亿元。
  
  这些票据案的问题无论出在开票和贴现环节,还是出在转贴现环节,背后隐现的是票据中介的违规身影,纸票业务整个流程的风险点迭出。资深票据中介张总为记者详解了票据贴现和转贴现逐步异化的过程。
  
  被垄断的直贴市场
  
  “银行愿意给企业开票和承兑的重要原因,一是可以派生出存款,二是创收中间业务收入。”张总说,企业也得到实惠,可以不必立刻支付现金给下游供货商,减轻了现金流压力,同时还会收入一笔保证金利息。
  
  但是,由于中小企业在贸易发票上存在的现实困境,使其往往不能符合贴现条件,由此催生了票据中介“包装票”的产业链,并逐渐垄断贴现市场。
  
  供职于中信银行上海分行的票据专家赵慈拉表示,由于商业汇票的主体已由原来的央企、国企和上市公司转变为中小微企业,商业汇票的用途从原来的应付款工具转变为预付款工具,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有发票而后者没有。但票据贴现仍执行央行1997年《商业汇票承兑、贴现与再贴现管理暂行办法》对银行贴现需要提供发票的监管政策,这使得预收款方受让票据后无法向银行申请贴现,由此,数万亿商票的持票企业只能找票据中介“包装”票再贴现。
  
  一位银行票据人士对本报记者说:“没有具体数据反映票据中介的市场份额,不过,业内估计,票据中介基本把直贴市场垄断了,占到直贴市场的六七成。”
  
  而不规范的票据中介,给票据市场带来各种风险隐患。“票据贴现容易出现的风险点,首要的是假票风险,其次是背书有瑕疵,三是虚假贸易背景,四是保证金逆流程操作。”张总称。
  
  出现假票,无法承兑,吃亏的是持票企业;而背书瑕疵,主要是指背书不连续、背书盖章不清晰等,银行可以要求延期兑付,在补充相关说明后银行才可能予以兑付;若票据本身是真票,贸易背景不真实的话,一般受损的是银行,银行会因为不合规操作被罚款。
  
  事实上,对票据业务的排查尤其是贸易背景真实性的排查,一直是监管层的监管重点,今年尤其严格。
  
  银监会网站公布的近期地方银监局处罚决定书显示,其中不少处罚与开票和贴现相关。仅今年5月至7月,部分地方银监局就开出20多张罚单,对相关银行罚款800万元左右,案由大部分为“未履行尽职审查职责,连续为同一客户办理无真实贸易背景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
  
  保证金来源也容易成为积累风险的纰漏点。在正当合规的操作流程中,应是先存保证金再贴现,但在实际操作中,一些银行经办分行因为考核冲动,会让企业先贴现,承兑出来的钱再缴纳保证金。或者,有些银行会给客户发放流动资金贷款,被挪作开票保证金。
  
  被异化的转贴现
  
  “转贴现市场的玩法比贴现复杂得多。因为可以通过各种手段来腾挪信贷规模,还可以赚取利差,这些年,同业之间创新了很多玩法,一种模式一旦被监管卡壳,另一种马上就出来。”谈到转贴现,张总如此感慨。
  
  在2011年~2014年间,票据转贴现帮助银行“销规模”最流行的手法是,商业银行通过“包养”村镇银行和农信社,通过买断、卖断和回购等腾挪信贷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