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驿台app
打开

不良资产证券化还需跨越四道坎

长期看,商业银行要提高投行化运作能力,充分利用好资产证券化技术和手段,提高证券化发行等中间业务创收能力

 

文/李佩珈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王晟先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金融学博士

 

今年2月,央行、发改委、银监会等八部委发布《关于金融支持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若干意见》,提出“在审慎稳妥的前提下,选择少数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探索开展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据悉,近期工行、农行、中行、建行等六家商业银行作为首批机构已正式试点,试点规模约为500亿元。这标志着在事隔十个年头之后(2006年12月底,信达资产管理公司等机构率先开启了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不良资产证券化进入重启新阶段。 重启不良资产证券化,对提高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处置能力、盘活存量金融资产意义重大。但也存在几大障碍,未来需要借鉴国际经验,推动不良资产证券化顺利发展。

不良资产证券化重启的意义 

受经济进入新常态和实体经济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等多重因素影响,近年来,商业银行资产质量有所下降,迫切需要拓宽不良资产处置渠道,避免经济陷入“经济下行—不良高企—银行惜贷—信贷紧缩—周期波动”的恶性循环。因此,重启不良资产证券化意义重大。相比银行传统的不良资产处置渠道,不良资产证券化具有以下独特作用。 

一是提高不良资产流动性和不良资产处置效率。目前,我国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资产的渠道有三种:清收重组和减免,自主核销,以及不良资产对外转让。清收重组需要银行一对一地与债务人进行商谈,一旦进入法律程序,将耗费大量时间和资金;债务减免主要针对重点国有企业,该方式不具有普遍性。自主核销主要指银行用坏账拨备来抵消不良贷款,这不仅会造成银行利润下降,还使得企业债务问题显性化。同时,监管层对自主核销的条件要求严格,整个流程耗时较长。不良资产批量转让主要指银行将不良资产大批量的转让给资产管理公司,但在目前不良资产规模较大且未来还可能进一步上升的背景下,资产管理公司的承接能力有限。通过不良资产证券化,可以使银行不良资产快速出表,避免对商业银行资本金和利润的侵蚀,及时腾出信贷空间以支持信贷结构调整,并有助于化解不良资产快速处置压力和回收之间的矛盾,并提高不良资产处置效率。 

二是有助于改善银行期限错配风险,盘活存量金融资产。资产证券化的本质是将银行持有的非流动性长期资产进行出售,降低了短借长贷的期限错配风险。而不良资产证券化在实现上述功能的同时,还有利于调整商业银行资产结构,提高信贷资产周转效率。对企业来说,通过不良资产证券化,能够避免银行盲目抽贷和惜贷,达到盘活存量金融资产的目的。 

三是有助于分散金融体系风险,丰富金融产品供给。不良资产证券化将不良债权转化为可流通的有价证券,将潜在风险分担给愿意承担的投资者,有利于缓解金融风险过度集中于银行体系的压力,也为投资者提供了更多新的金融投资产品。从国际经验看,资产证券化是一种重要的金融市场工具。在美国、日本、韩国等国家,通过不良资产证券化技术,有效解决了商业银行破产倒闭等引发的经济金融危机。此外,美国还通过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有效拓宽了住房贷款的资金来源,解决了中低收入人群的住房问题。在德国,自2000年以来,德国中小企业银行开始联合德国各类银行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为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题提供了便利。2015年年底,我国资产支持证券化规模为7178.89亿元,占国内债券市场规模不到2%,占GDP的比重约为1%,远低于美国的60%,也低于日本的3.6%和德国的2.8%。

面临四道坎 

我国上一次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已建立起了初步的制度基础,积累了相关的市场经验和监管经验,时至今日,重启不良资产证券化不仅十分必要,而且条件已基本成熟。但是总的来看,未来在推进不良资产证券化过程中还需要跨越以下几道坎。

第一道坎:配套法律制度的健全。不良资产证券化过程和参与主体之间的关系极为复杂,如果缺少相关法律的规范和保护,局部风险很容易扩大为系统性风险。2012年,财政部和银监会联合出台的《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管理办法》有效地规范和指导了信贷资产证券化,但同时也给不良资产证券化带来了阻碍。该办法规定金融企业对10户/项以上不良资产进行组包时,必须定向转让给资产管理公司。这一规定限制了市场参与主体的参与程度和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的交易范围。特殊目的载体(SPV)是不良资产证券化过程中非常关键的中介,SPV不需要固定的经营场所,其作用仅是收购不良资产并对其进行打包、证券化后出售。而我国现行公司法明确要求,公司成立必须有固定的经营场所和必要的生产经营条件;发行公司债券的有限责任公司其净资产不得低于6000万元,股份有限公司不得低于3000万元。由此可见,SPV在实际运作上依旧存在较多法律障碍。  第二道坎:市场需求相对不足的窘境。不良资产证券化能否顺利推进,关键取决于有无相应的市场需求,受我国金融结构长期以银行为主体等因素的影响,未来市场需求的培育仍然任重道远。一是参与主体单一。目前资产证券化产品仅限于银行间市场发行流通,商业银行持有产品份额占到一半以上,券商、保险、基金等机构投资者参与程度不高,多数非金融机构和个人投资者暂无参与资格,风险依然集中于银行体系内部。二是参与主体专业化程度不够。大多数商业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均无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发行与交易的经验,缺乏相关专业人才,在不良资产组包、发行和交易等过程中容易发生操作风险。三是产品流动性不足。由于参与主体和产品种类单一,发行规模较小,投资者一般会长期持有产品,降低了产品交易程度,不利于市场发展壮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