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驿台app
打开

揭秘乱象!影子股为啥频频入局农商行?

  近年,银行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局,整体不良率急速升高,国有大行利润下滑,股份制银行外资退潮,城商行两极分化加剧,农商行的处境前狼后虎,要想扭转业绩的颓势,并通过资本市场抢占先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因此,农商行的掘金者们,只好一步步如履薄冰缓步向前。
  
  农商行密集冲刺资本市场,不仅牵动着银行、地方政府和监管部门的神经,更因涉及到农商行背后的“影子股”。
  
  记者统计发现,A股市场中至少有36家涉足农商行的上市公司,它们中有参股5家农商行的现代投资,有传统制造业对农商行进行财务投资的万和电气,也有打造金控平台的红豆股份和华西股份。而它们进击农商行的路径大约有三种:参与农商行改制、参与农商行增资扩股、购入或受让农商行股份。
  
  此外,记者发现,上市公司对农商行的投资具有非常明显的地域性,36家“影子股”中只有5家与其投资的农商行没有地域联系。
  
  然而,有私募人士指出,部分企业投资农商行,是为了方便获得授信和贷款。5月14日,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冀志斌也向记者证实,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股东的确更容易获得贷款,而这种上市公司对农商行“左手投、右手贷”的行为也并不鲜见。
  
  至少36家上市公司做股东,目的各有不同
  
  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A股市场中的农商行“影子股”最少有36家。
  
  其中,因为苏州、无锡两地5家农商行集中过会而被人熟知的有8家,分别是常熟农商行背后的交通银行(持股10%)、风帆股份(持股1.37%),无锡农商行背后的红豆股份(红豆国际持有4.99%),江阴农商行背后的海澜之家(海澜集团持有3.72%)、法尔胜(持股2.93%),张家港农商行背后的沙钢股份(持股1.14%)、江苏国泰(持股1.14%)以及吴江农商行背后的通鼎互联(持股0.27%)。
  
  作为一家专注于基础设施和高新技术企业投资的投资平台,现代投资持有5家农商行的股份,分别是长沙农商行(持股3%)、湘潭天易农商行(持股20%)、澧县农商行(持股28%)、怀化农商行(持股20%)、中方农商行(持股20%)。
  
  更值得注意的是,有一些传统行业的上市公司,在农商行资本盛宴中表现颇为积极。实际控制人为吉林电视台,以地区有线电视网络为主营业务的吉视传媒持有吉林春城农商行、吉林公主岭农商行和九台农商行各10%、10%和不超过4%的股份,厨卫电器制造商万和电气持有顺德农商行和揭东农商行5.785%和8%的股份。
  
  随着农商行密集冲刺资本市场,更多意图打造金控平台的上市公司再次暴露于聚光灯下,如红豆股份的母公司红豆集团,除了无锡农商行,还持有江苏银行、广发银行、利安人寿股份,更参与筹建了苏南银行。此前报道了华西股份转型金控平台的一系列动作,实际上,华西股份的母公司华西集团也同样在打造金控平台,其中就包括持有的广州农商行、重庆农商行和海口农商行的股份(持股比例不详)。
  
  记者梳理发现,上市公司涉足农商行主要包括三种方式:参与农商行改制、参与农商行增资扩股、购入或受让农商行股份。
  
  现代投资3月22日晚间发布《关于投资参股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告》,宣布参股三家农商行,其动因就是因为改制:长沙农商行以5家农商行和农合行以新设合并方式发起设立,湘潭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和澧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进行股份制改造。
  
  好想你、泰尔重工、保龄宝等上市公司就是通过增资扩股的形式分别成为新郑农商行(2.95%)、马鞍山农商行(2.92%)、禹城农商行(8.38%)的股东。
  
  购入或受让农商行股份的现象也颇为普遍。2015年8月31日,中超控股公告称,公司拟以不超过2.59亿元资金受让江苏宜兴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10%股份,受让后成为宜兴农商行第一大股东。
  
  入股农商行“左手投、右手贷”并不鲜见
  
  “投资顺德农商行和揭东农商行是公司从制造业涉足金融业的一次尝试,更是通过支持地方银行来助力地方经济发展的一种方式。”5月13日,万和电气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实际上,尽管是“公众公司”,但上市公司涉足农商行的地域性非常明显。在长江商报记者梳理的36家上市公司涉足农商行名单中,有27家总部所在市与投资的农商行所在地一致,仅有5家没有地域联系。
  
  5月13日,一位中部地区投资了多家农商行的人士告诉记者,投资农商行有利于企业其他业务在当地的进行。
  
  当然,因为银行牌照的稀缺性,也有一部分上市公司通过涉足农商行为未来的商业发展奠定基础。5月13日,一位不愿具名的上市银行中层告诉记者,未来金融业会逐步放开,很多企业特别是上市公司有金融方面的设想,他们前期通过入股银行,并争取董事会的席位,借助银行的发展逐步完善自己金融产业的版块和构想。
  
  另外,多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很多机构投资农商行就是因为看好银行业的发展,做长期的财务投资。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已经有人尝到了甜头。2015年10月,新光圆成转让了持有的马鞍山农商行3%的股份,2年时间资本增值60%。
  
  不仅对于大型机构投资者来说如此,随着农商行开始大规模向资本市场冲刺,其他投资机构甚至是个人都有可能在农商行资本盛宴中分一杯羹。一位湖南的私募人士5月13日告诉记者,上市可以改善农商行业绩,“如果质地良好,我也会考虑参与”。
  
  然而,上述私募人士也指出,部分企业投资农商行,也是为了方便获得授信和贷款。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院副教授冀志斌5月14日向记者证实,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股东的确更容易获得贷款。
  
  记者梳理发现,新郑农商行向其股东好想你、雏鹰农牧给与了AAA级高额授信,保龄宝曾因向其投资的禹城农商行贷款构成关联交易发布公告,而吴江农商行招股书显示,其最大的贷款客户通鼎集团,正是其持有1.1%股份的股东。
  
  现实中,这种上市公司对农商行“左手投、右手贷”的行为并不少见。
  
  银行景气度向下加大农商行投资风险
  
  上述关联贷款的风险正在进一步发酵。
  
  冀志斌表示,对于关联贷款,银监会和证监会有严格的监管,特别是银行监管,设置了红线,基本上不会存在什么问题,但理论上来说这些风险客观存在。
  
  而且,特定关系下,交易风险还会演变成道德风险。
  
  记者通过其他渠道获悉,上述中部地区农商行投资人旗下的地产业务,正是从其投资的几家农商行获得贷款。记者求证时,他并没有否认,而是表示,随着监管方对这一行为加紧清查,银行方面发出了信号,他已经部分清退了贷款。
  
  2016年初的全国银行业监管工作会议上,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指出,2016年将综合排查治理重点风险,严守金融风险底线。其中非常重要的一条便是:严防关联企业贷款、担保圈企业贷款、循环担保贷款风险,防止信用风险传染放大。
  
  另外,因为农商行体量小、资产质量差,业务多集中于小微企业,与地方经济关联度高,其未来一段时间的风险还会继续增大,投资收益并不能得到保证。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5月13日向记者提供的《2016年一季度·商业银行资产质量数据点评》显示,2016年,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仍将继续增长,主要增长点仍是小微企业和产能过剩行业:不良贷款小微企业规模小,抗风险能力弱,在当前经济增速下行周期面临经营压力大、成本上升、融资困难等一系列问题;同时,小微企业之间复杂的担保链圈也进一步加大了其风险管理难度;小微企业贷款的不良率也明显高于各项贷款的平均不良率水平。
  
  近年,银行业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困局,整体不良率急速升高,国有大行利润下滑,股份制银行外资退潮,城商行两极分化加剧,农商行的处境前狼后虎,要想扭转业绩的颓势,并通过资本市场抢占先机,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因此,农商行的掘金者们,只好一步步如履薄冰缓步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