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驿台app
打开

城商行拥抱互联网补短板

  利用互联网技术,建立以客户为中心的数字化银行服务,不仅可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城商行在网点数量和布局方面的短板,还可使城商行在提供线上线下相结合的金融服务过程中,迅速实现传统银行转型,提升客户服务满意度和交叉销售能力

  经过多年发展,城市商业银行已成为金融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当前存贷利差缩小、同业竞争压力上升、风控难度加大等背景下,城商行结合自身优势追求差异化发展,充分利用互联网等新技术,注重服务小微、“三农”等薄弱领域,积极补上发展短板。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城商行在银行业中的市场份额不断增加。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和金融改革深化等影响,城商行发展的短板和瓶颈也有待突破。

  追求差异化发展

  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城商行的立身之本和发展之源是服务小微和“三农”领域,做“小”文章,做“精”品牌,使金融服务更多地惠及“三农”和小微企业。

  “城商行的发展定位是充分发挥熟悉本地市场、了解本地客户的优势,形成特色服务。”董希淼说,城商行需从行业属性上细分小微企业,充分运用地缘优势聚焦重点行业,不断向县城和乡镇延伸金融服务,以优质服务培育和壮大当地客户。

  城商行在实践中开展错位竞争,推进差异化发展。浙江泰隆商业银行董事长王钧说,泰隆商业银行是一家小银行,多年来始终专注于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据了解,浙江泰隆商业银行以“三品三表”,即人品、产品和押品解决信不信得过、卖不卖得出、靠不靠得住等问题,并通过水表、电表、海关报表等,有效验证和补充企业财务报表,从而破解信息不对称难题;同时,以信用、保证贷款来缓解抵押担保难问题;为节省小微企业财务费用,泰隆商业银行主动推行“阳光利率”,并减免70余项手续费。

  北京银行探索小微企业“信贷工厂”业务模式,实行“批量化营销、标准化审贷、差异化贷后、特色化激励”;同时,积极研究适合小微企业经营特点的专业化服务渠道,与有关部门建立战略合作,积极支持相关领域小微企业发展。

  在服务“三农”、小微方面,晋城银行坚持量身定制,其围绕购置农机具和租赁大棚的农户推出了农机贷、大棚贷等个性化产品。去年,晋城银行提出“五进”部署,即进农村、进社区、进学校、进医院、进商圈,将金融服务进一步下沉。

  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杨芮说,根据小微企业融资小额、短期、分散等需求特点,城商行也需加强技术平台支持和人力资源配置,进一步将差异化经营落在实处。

  “牵手”互联网

  “利用互联网技术,建立以客户为中心的数字化银行服务,不仅可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城商行在网点数量和布局方面的短板,还可使城商行在提供线上线下相结合的金融服务过程中,迅速实现传统银行转型,提升客户服务满意度和交叉销售能力。”董希淼说。

  据营口银行副行长林德安介绍,通过互联网金融与小微金融的融合,营口银行构建了互联网金融小微体系,致力于满足小商圈的社区便民需求、小农业的创新发展需求、小企业的低成本信贷需求等。

  在多年的小微金融服务中,营口银行积累了大量真实的、有价值的数据。“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营口银行也在尝试用互联网平台,向小微企业提供更加切实有效的信贷支持。”林德安说,通过与数据公司合作,营口银行引入了能耗信息、纳税信息、社保信息等,与多年积累的小微数据进行交叉验证,为小微客户打造定制化的产品。

  包商银行着力建设互联网上的商业银行,服务于互联网业态中的小微企业。“去年8月,包商银行数字银行业务平台——有氧金融上线,并成立独立的数字银行事业部进行运作,匹配单独的财务、信贷资源,实行单独的风险审批策略等。”包商银行行长助理刘鑫说。

  兰州银行也在积极探索“互联网+三农”的模式,其与甘肃省供销合作社共同搭建“网上供销社”平台,以农产品电子商务等为切入点,开展“三农”金融服务,形成“互联网+供销+银行+消费者”的现代供销流通模式。

  “在风险防控方面,多维度、多广度的数据也能有效防范欺诈的发生,进而降低经营风险;同时,大数据有助于提高客户获取和客户经营的精准度和有效性。”刘鑫说,包商银行将在大数据的获取和应用方面与合作伙伴开展广泛合作和探索。

  发展瓶颈待突破

  “城商行发展的短板之一是网点渠道建设。城商行应在允许经营的地域范围内,通过拓展社区支行、小微支行等方式提升客户体验的满意度,将物理网点与数字化银行形成有益补充,实现线上线下一体化,提升客户黏性。”董希淼说。

  据悉,城商行正不断推进网点渠道建设,城商行在当地优先设立以小微、园区、社区、支农等为专营方向的物理网点,创新服务模式,打造精品特色支行。王钧说,泰隆商业银行机构资源100%下沉,重点在社区、市场、城乡接合部以及乡镇铺设服务渠道,帮助小微企业转型升级、提质增效,满足居民、农民需求。

  杨芮表示,城商行围绕当地经济的特点和小微企业客户的需求,聚焦重点行业,调整客户结构,通过调整信贷投向额度、优化利率风险定价策略、动态设定风险权重等方式实施具有区域特色的差异化经营模式,确保盈利能力的稳定和提升,并进一步提高金融产品的创新能力。

  此外,“城商行还需切实提高定价能力。”董希淼说,城商行要在定价能力等方面获得竞争优势,需根据自身战略规划和发展定位,集中优势资源发展核心业务,依托资产端客户和项目,通过债券融资工具、结构化融资工具、理财等方式匹配资金,强化资产管理能力,并通过大力发展中间业务,降低运营成本。(经济日报记者 常艳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