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驿台app
打开

探索县域农村金融机构创新不足的解决之道

  近年来,随着农村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农村金融改革的进一步深化,农村金融服务需求量迅速扩大,服务结构也日益呈现多元化,对于欠发达地区金融机构来说,积极探索信贷产品和服务方式的创新,促进农村经济与涉农机构共赢意义重大。但由于各种制度和内外部环境的制约,目前,许多欠发达地区的金融创新仍处于低水平、低层次的阶段,与现代农村的广覆盖、多元化的农村资金需求不相适应。如何实现金融机构与“三农”的协调可持续发展,近期甘肃省甘谷县支行组织人员开展了专题调查。
  
  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的创新特点
  
  (一)信贷品种创新。一是推出适合农村金融需求的惠农卡贷款。这是中国农业银行从2010年8月份开始从上而下进行的一项创新。目的是解决广大农户由于抵押担保落实难而贷款难问题。农行推出的惠农卡既具有借记卡功能,又是向农户发放小额贷款的载体,具有“广覆盖、普惠制”的特点,小额农户贷款的准入门槛低,只要3-10户农户联保,就可以申请贷款,农户只要经营可持续、还贷有保证,都会被纳入服务对象。2015年,农行甘肃省甘谷县支行共发放惠农卡贷款8160万元,较好地满足了农户生产经营的需求。二是实行“信用+担保+抵押”的组合贷款方式,支持“公司+农户”“公司+中介组织+农户”“合作组织+经营户”等,主要是解决龙头企业和农村专业化合作组织贷款难问题。三是小额信用贷款授信。从2012年开始,甘谷农信社主要针对种养大户和信用户进行等级信用评级,对达到一定信用等级的专业户和信用户全年一次性核定最高贷款限额,颁发贷款证,随用随贷,周转使用,贷款最高限额可达20万元。
  
  (二)创新抵押、担保方式。一是推出了仓单权质押贷款。如甘谷县农发行针对农产品加工企业开发出的“仓储质押贷款”,以企业收购的农产品原料作为质押发放流动资金贷款,在原料全部出库时,企业相应归还贷款本息。这一做法不仅解决了企业固定资产抵押不足的问题,还促使企业加快资金周转速度、提高资金使用效益。二是开展联保、互保贷款。如农信社开展的农户和个体工商户联保贷款,采取分户授信、3户联保、分户按年缴付保证金,按照1:3的比例放大发放贷款。
  
  (三)创新信贷管理机制。一是实行尽职免责政策,主要是农信社,对存量支农贷款责任人进行一次全面的免责界定,凡符合免责条件的,立即免除相关责任人责任。二是简化贷款调查流程,实行限时审贷服务。对小企业贷款,2 个工作日内要完成初审,3个工作日完成贷前调查,7个工作内要给予“贷与不贷”的明确答复。对信用社审批的贷款,实行双人入户,同步调查和审查。需要县级以上联社审批的贷款,联社信贷管理部门同步进行调查。
  
  制约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创新的主要因素
  
  (一)信贷运作机制呆滞,抑制了创新的空间。一是考核机制不完善。目前,各金融机构对信贷人员都实行严格的考核机制,谁贷谁收,在一定期限收不回贷款后,就得停薪下岗,专司清收,由此造成部分业务人员惜贷惧贷心理,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不愿创新。尽管农信社对信贷人员提出“尽职免责”,也只规定对纯农业贷款因天灾原因造成的损失,进行“尽职免责”,其他贷款免则范围则没有进行界定。二是审批权限过于集中,不分轻重缓急,层层报批,手续繁锁,限制了基层信贷人员的创新动能。三是对信贷抵押物规定过死。抵押物除机器、设备、房屋等可以抵押外,其他物品则很难充当抵押品。而农民属弱势群体,属于自身支配的财产很少,农民最大财富则是其经营土地、林地的权益。而土地经营权作为抵押物从法律上就有障碍。许多农民和种养大户就是因为没有抵押物不能获得贷款而痛失了生产发展的良机。
  
  (二)农村金融风险补偿机制不完善,阻碍了创新的步伐。首先,农业保险发展滞后。农业属于靠天吃饭的高风险、低回报行业,保险公司从自身利益出发,对农业保险知识宣传不够,承保积极性不高,目前保险公司开办的农业保险业务有种植业、养殖业和林业保险,除能繁母猪因保费由国家财政补贴基本上全部参保外,其余涉农项目农户参保率不高。其次,由于甘谷是农业县,经济欠发达,地方财力有限,涉农担保机构空白。由于缺乏农业风险分散机制,因此不能从根本上打消涉农机构创新支农产品和服务方式的顾虑。
  
  (三)农村金融人才匮乏,局限了创新产品的开发。农村金融产品和服务方式的创新是项系统工程,特别是新成立的邮政储蓄银行,有金融工作经验的人员很少,创新缺乏智力支持。目前,从防范风险角度出发,农行、农发行、邮政储蓄银行三家法人机构金融产品创新权主要集中在总分行,掌握农村经济、金融详情的人员缺乏自主创新权力。同时,农发行在乡镇没有经营网点,农业银行因为经营重点转向城市,在农村机构收缩,人员精减,农业银行在乡镇的经营网点只占其县域网点点数的三分之一,每个网点人少只能应付日常工作,不能进行深层次的创新思考。而自主权相对较多的农信社,也由于缺乏既懂管理又懂经营的人才,在创新上忽略了市场及客户的多样性与差异性,创新的产品往往同质性、低效性,缺乏市场竞争力。
  
  (四)国家对农业的优惠政策不够。农民属于弱势群体、农业属于弱势产业、农村属于国家扶持区域,发行中央银行票据置换农信社不良资产,实施五年期的减免营业税、所得税,给予农信社较大的贷款利率上浮权和增加支农再贷款等均体现了国家对农业的优惠政策,但农信社的历史包袱依然沉重,需要二次改革的优惠确保轻装上阵,减免营业税、所得税政策和支农再贷款政策需要长期执行下去,贷款利率上浮权可视情况再做调整。否则支农金融机构创新金融产品的积极性将大大受挫,农村资金流向城市的现象将演变成一种趋势。
  
  政策建议
  
  (一)简化贷款流程,提升服务质效。打破目前的贷款流程,建议各金融机构上级主管部门要针对不同的客户群体,制定不同的服务策略。如对优质客户的贷款就地审批,不用层层上报,以缩短贷款时间;优质客户的信用评级和抵贷资产也不用一年一评定,以减少企业的经营成本。同时研究出台信贷支持农户、农村中小企业的尽职免责条款,确定合理的贷款损失免责和免赔率,提高信贷员放贷积极性。
  
  (二)扩大贷款抵押物范围,切实破解农村抵押担保难问题。在农村信贷抵押担保物匮乏的现状下,允许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林权作和宅基地作为抵贷资产。为此,除建议国家尽快修改担保法和物权法相关条款,扫除农村土地、宅基地等不能作为抵押产品的法律障碍,并建议地方政府部门借鉴外地的先进经验,组织、协调当地农业部门、林业部门、国土资源局、房管局等单位尽快出台相关指导意见和措施,允许土地经营权、林权、水域、滩涂等可以作为贷款抵押物,从而打破农户和各种农业经济组织贷款难的瓶颈。
  
  (三)加快贷款风险补偿机制的建设,分散涉农机构贷款风险。一是成立农业贷款担保公司。由地方财政出资为主,由龙头企业和社会资金入注为辅,为农村经济组织种养大户贷款提供担保。该机构应实行微利经营,担保费的收取不能超过贷款利息收入的十分之一。二是建议由国家出资,成立政策性农业保险公司,扩大涉农担保范围,如增加自然灾害保险品种,分散贷款风险。
  
  (四)加大政策扶持力度,激发涉农机构放贷积极。一是根据涉农机构投放涉农贷的高低,相应降低放贷机构的营业税率和所得科税率。二是扩大扶贫贴息贷款的范围。据了解,目前国家只对部分龙头企业贷款进行贴息,且期限短,只有一年。建议除加大对龙头企业贷款贴息外,对基地农户贷款也要相应进行贴息。三是建议对农户投保的保费支出,按一定的比例予以补偿,增强农户投保积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