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驿台app
打开

中国金融业正在洗牌 农村是中国的未来

      谈论一个行业的未来,如同一种占卜,但预测不能光是一种忽悠。当一批人在一起讨论问题时,预测或者说忽悠就会成为一种价值。
  谈论未来,是一种艺术性的语言。比如我们会经常说,某某人、某个企业没有未来,这只是一种艺术化的语言,不管你知与不知,未来都在那里。没有未来,意味着死去,那只是极端的事情。
  当前的中国金融业正在洗牌。尤其是中国的银行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还有各种口诛笔伐相伴,作为一个垄断度较高的行业,在他走向市场化开放的时候,国人并没有给予更多的鼓励。过去,银行利润较高,国人骂声一片,当银行的盈利走向常态化的时候,骂声更高。
  这种对金融业的对立心态折射的是对金融服务的诟病。
  作为农村走出来的一代,我觉得农村更是金融服务匮乏的灾区,与农村比起来,目前对金融转型发展的种种发声更像是无病呻吟。
  谈未来,农村是中国的未来
  谈论中国的现代化,城市里鳞次栉比的大楼没有意义。从任何一个中心城市,以50公里的距离放射,都会看到繁荣都市和落后农村的差距,这就是中国距离现代化的路程。实现中国的现代化,关键在农村。
  当前,中国的农村,严格的说,也就是县域的概念,有2070个县(市),他们占国土面积的95%,聚集着近3/4的人口。县域的生活状态就是中国的国情现实。
  中国的城市尤其是大中城市,生活水准差不多已和国际接轨,从增长的潜力和发展速度上看正在放缓,他们对下一步推进中国现代化的贡献值总体上有限。
  当前中国经济转型压力重重,出口和投资都增长乏力。解决经济发展,扩大内需是关键。内需的关键,是提高农村购买力。
  县域经济吸纳了65%的农村劳动力,他们是农村经济发展的主力,农村经济的发展成败,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他们的收入预期。
  城乡差距,就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潜力,致力于填平城乡鸿沟,是中国经济转型的突破口。

  谈发展,资本是第一驱动力
  农村的发展落后,根本原因就是缺少资本。基础设施落后,需要钱;产业突破,需要钱;农业产业化,需要钱;因为农业的高风险性和农村生产要素流动困难等原因,农村难以引进投资,或者面临着更高的资金成本。农村的发展,根子上还是在于缺钱。
  资本的力量确实强大。在城市,我们处处可以感受资本的威力。无论是旧城拆迁还是城市改造,只要资金到位,乱坟岗子就能变成别墅区,垃圾填埋场就能变身休闲公园,改变就在一瞬间。因为有利益驱动,因为有金融支持,发展在城市似乎很容易。
  农村不一样,一是因为农村的投资回报可能不如城市那样立竿见影;二是农村难以得到有效的金融支持;三是农村是一个分散的并未完全市场化的地区,生产要素不能像城市一样自由流动。
  一个比较有趣现象是,一方面大量的投资者期望找到合适的项目,一方面是农村里的发展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因为信息、体制、市场、观念等原因,供需不对称的问题长期没有实质性的解决。
  大量的资金宁愿在资本市场做局空转,也不愿意向农村的实体经济迈进,除了资本的逐利本性之外,更重要的是城市资本流向农村的金融之路还没有修好。
  谈变革,农村金融之忧
  近年来,从政府到金融界,对农村经济发展的认识都在逐步提升。农村金融市场一度呈现出繁荣景象,不仅现有的金融机构开始扩张,就连早年放弃农村市场的国有大型银行也卷土重来,互联网金融在农村迅速渗透,农村电商无处不在,村镇银行也经历了雨后春笋般的爆发增长。
  金融机构普遍把农村当成蓝海,当成了新的利润增长点。金融机构下乡,并不单是在履行社会义务,皆是为利而来,城市的日子不好过了,也想来农村分一杯羹。
  金融机构在农村市场的业务,除了传统的存款、贷款、结算,还多了理财、基金、保险、贵金属、代收费等中间业务,农民们确实享受到了金融服务的便利。因为农民收入水平提高了,农民有了钱,银行是愿意为农民服务的,“嫌贫爱富”是银行一直的行为准则。
  关于农村的金融数据很多,有喜有忧,总体上,农村金融抑制的状况正在改变。但农村金融的基本形态没有变,抽水的多,放水的少。
  在县域内,农村的资金向县城流动,跳出县域,县域的钱流向城市的多。
  这样不是金融机构的错,城乡金融服务的差异,不在于银行对有钱人的服务,而在于银行对缺钱人的支持。有钱人,在城里和乡下都能得到银行良好的服务,甚至在乡下也能便利的炒股,不同的是金融支持仍然很难。农民要想得到银行的贷款,并没有拿得出手的抵押物,这对银行和农户都是难题,这也是农村高利贷仍然颇有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
  如果银行开成了当铺,那农村再多的银行又有什么用呢,农村的发展还是解决不了资金匮乏的问题,甚至更多的金融机构变成了抽水机,农村资金只能更加匮乏。
  对电商来说,农村是蓝海,搞活了农村市场,扩大了农村内需,但如果解决不了发展的问题,这种消费能力也是难以持续的。
  目前的金融繁荣,离解决农村的经济发展还很远。

  改变农村,从把农民组织起来开始
  目前的农村面临的不仅是经济问题,更主要的是治理危机。一些地方,大量的打工者外出,村子空心化,土地撂荒,老人和小孩成为村子的常住居民,村级组织涣散,经济凋敝。这种状况,遑论什么农村经济发展呢?
  作为一个农民的后代,对农村这种资源的荒废,我非常痛心。但从经济学角度来解释,从人性的角度来解释,这又是规律使然。当社会的一切都以经济价值作为衡量标准时,当然是什么挣钱干什么,打工比种地强,所以人们宁愿选择背井离乡和亲人分离也要去他乡吃苦,种地本身已经没有过高的剩余价值,荒芜也就成了农民的选择。
  所以,任何人不能占据道义的高点指责农民的短视。
  长年的工农“剪刀差”扼杀了农村经济的活力,“分田到户”在解决农民的肚子之后,经济贡献值就在逐步衰减,就逐步失去了对农民的吸引力,个别的农民,宁愿在城市里乞讨,也不愿回乡种地,骨子里是他们对钱物的向往。追逐财富,并没有错。
  可怕的是农村正在无序化,农民们正在成为盲流。他们面临的问题越来越多,年老后的返乡,医保、养老,婚姻、家庭、伦理,还有各种发展问题。
  其实,现在的农村,是拿着金饭碗在讨饭,大量的资源闲置,大量的财富无法变现。
  解决这些问题,就是重新把农民组织起来。运用经济手段,让农民觉得家乡可以生活得更好,那样,谁还愿意别离家人去闯他乡呢?
  选择的权利在农民,政府的责任和义务是构筑农民选择的平台。有条件的农民让他进城,愿意留下来的让他们新生。愿意下乡的城里人尽可以让他们来。
  历史地看,一家一户难以解决不了农村的发展问题。农村的发展,既需要社会组织,也需要经济组织。需要将分散的农户资源整合起来,并与城市资本结合在一起,让农村资源可以自由流动,可以市场化变现,这样,农村产业化就有了基础。
  可以畅想的农村金融未来
  农村金融要发展,首先要解决农村经济空心化的问题。解决农村的问题,需要跳出农村思维。
  农民不种地,农民不愿意做产业化,那就让专业的组织来做,通过资本运作,引进资金,引进人才,通过资本的力量改变农村的现状。
  政府的作为应该是建立各种合作社、各种经济组织将农民手中的资源向专业人士手中集中,向涉农企业集中,解决规模化的问题,解决找不到经济出路的问题,解决没有产业支柱的问题,使农民归属到经济组织之中。
  农村宅基地、农民住房和土地承包经营权的流转正在试点,终极目标一定是农村各种资源要素的自由变现。对农民来说,这就是原始资本,用之入股可以坐收其成,用之变现,可以拿到资金,事实上是农民的解放。于国于民则是盘活了资源,这是多赢的格局。
  农村建立起自由流动的市场,有了完善的产权交易登记体系,就有了向城市靠近的基础,农村金融也有有了同城市并轨的基础。
  未来的农村金融体系应该是这样的。金融支持的主体应该是各类农村经济组织,可以完成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农村生产资料、农村种植业、养殖业、畜牧业、旅游业、农副产品加工流通、农机具到农村社会体系建设包括医疗、养老等一系列经济活动的全面支持,渗透到农村经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对农民个体的金融支持将会是住房、购车、消费贷款等领域,主要是提高生活品质,也包括对自主创业的支持。
  将来的农村金融市场是比城市更加繁荣的市场,农民有土地、有房屋,有林产,还有农村经济组织的股权,他们理当得到更加完善的金融服务。

  可以畅想的是,农村因为基础设施和人口原因的限制,农村的金融创新将更加广阔。将来一乡镇一网点的金融机构,应该是多平台的金融超市,不管是邮储银行,还是农商银行,抑或村镇银行,应该是进一家门,办所有的事情,不仅是银行业务的通存通兑,也应该是所有金融业务的互联互通,银行、证券、保险、各种互联网金融载体包括电商业务都可以一站式办理,混业经营的金融机构将最先在农村实现。农村的金融网点,将是一体化的金融终端。在农村市场,合作要远远超越竞争。
  又一个逆转,将是城市和农村生活水准的看齐。随着互联网的搭建,城市和农村已经没有了时空距离,很多行业可以弃城入乡,实现产业转移,既可以降低成本,又可以享受到交通、空气、环境等城里没有的优势,乡下,将来会逐步成为高品质的组织和高品质的人群的聚集地。
  如同围城,农村之变,有着坚实的情感基础。城里人向往有一片庄园,做一个农夫;乡下人人憧憬着高楼大厦,期盼融入奔走的人流;城里的人想出去,乡下的人要进来,拆除城乡的篱笆,让城乡自由的流动,这就是现代化的通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