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驿台app
打开

区域银行理财能力广东夺魁 农商银行开始崛起

  近年来,我国经济保持稳定发展,以代客理财为特征的资产管理行业蓬勃壮大,投资者收入持续快速增长,推动银行理财业务以及整个资产管理行业的飞速发展。截至2015年末,我国共有465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理财产品,共计发行186792只,累计募集资金158.41万亿元。理财产品余额由2007年的0.53万亿增长至23.5万亿元。 
  
  近日,普益标准发布今年第二季度银行理财能力排名,数据显示,2016年第一、第二季度,我国银行业理财规模再现爆发性增长,特别是规模较大的全国股份制银行,然而,在理财规模爆发式增长的同时,在银行理财能力地域分布上,出现两极分化的局面,冰火两重天,经济发达地区银行理财能力远超经济落后地域;农商银行作为理财业务的第三梯队,综合能力不断提高,理财市场面临更多竞争。 
  
  区域银行出现分化 
  
  据了解,今年5月,银监会向部分城商银行进行窗口指导,要求其停止新发分级型理财产品。对此,有业内人士分析说:“部分城商行在发售分级理财的过程中,存在杠杆过高导致风险不可控、利益输送等问题,因此最终导致了监管层对于城商行发行分级理财这一行为的一刀切。” 
  
  监管政策的趋严,对区域银行理财业务的开展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既要合法合规,又要在日趋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据先机,成为了众多区域银行所要面对的难题。“在这种情况下,资产管理能力成为了区域银行开展理财业务的核心竞争力。”广州农商银行的一位理财经理这样分析。 
  
  在这样的背景中,区域银行理财业务开始出现分化,不同的区域银行之间,理财业务增长的情况出现了较大的差异。 
  
  通过分析普益标准第二季度排名,发现区域银行理财能力在地域分布方面出现较大变化:浙江省区域银行整体理财能力本季度继续下滑,降至全国第四;广东省、山东省、江苏省区域银行整体理财能力持续增长,分别位居前三。 
  
  “区域银行理财能力方面,其经济发展水平与理财能力大体上呈正相关。”一位银行业人士这样分析。普益标准第二份季度的排名也证实了这一观点。从进入区域银行百强的数量看,广东最多,有12家,其次分别为山东和江苏,分别有11家和9家,这三个省份恰恰是我国经济最为发达和活跃的地区。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青海和海南这两个经济欠发达的省份,则没有银行进入百强榜单。 
  
  观察排名还发现,区域银行在理财业务的发展上展现出了一些新的变化。总体而言,区域银行仍然保持了较快的增长速度,但是同时也显现出了明显的分化。部分区域银行,特别是理财业务发展较早的城商行,增长速度明显放慢,显现出了增长乏力的迹象;而部分农商银行则通过资产的创设、产品的创新,维持了较好的增长势头。农商银行的理财业务发展,逐渐进入了一个遍地开花的快速发展期,为市场带来了新的活力。广州农商银行是其中的一个典型样本。 
  
  在第二季度理财能力排名中,广州农商银行位居广东省区域商业银行综合理财能力前列。各单项排名结果显示,广州农商银行在该省发行能力、风险控制能力、理财产品丰富性、信息披露规范性名列前茅。而在第一季度的排名中,该行位居广东省第三;在第二季度的排名中,广州农商银行后来者居上,在多个维度的得分上都超过其他城商行。在全国区域银行的排名中,广州农商银行表现也同样抢眼。在资产规模5000亿至1万亿的区域银行中,广州农商银行与排名第一的城商行之前差距也非常小。 
  
  “在理财市场上,农商银行一直是第三梯队,无论是发行能力还是产品丰富性,都跟城商行有一定差距。广州农商银行这次超越,具有典型意义,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农商银行的理财业务正在迅速发展。”一位广东银行业人士这样分析。区域银行理财业务发展出现这些变化,和商业银行理财业务整体发展逐渐进入成熟期具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这代表着过去通过快速的外延扩张来占据市场空白的时代已经成为过去,未来的发展将更依赖于富有远见的战略、精细有效的管理制度以及具有竞争力的产品。 
  
  收益能力 
  
  广东银行业表现出色 
  
  因为资金避险情绪和年中效应的推波助澜,理财产品收益率在今年6 月份迎来难得的月线级别的上涨。“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能力,也开始出现分化。”广东银行业的一位人士介绍说。 
  
  进入2016年以来,我国银行业理财产品预期收益率方面,城商行预期收益率最高,城商行、股份制银行整体表现要高于大型国有银行。 
  
  普益数据显示,在收益能力方面,广东银行业表现抢眼。在全国性商业银行排名中,招商和广发这两家总部在广东的银行夺得冠亚军,东莞银行、广东华兴银行则进入城商行前十;在农村金融机构收益能力排名中,顺德农商银行、广州农商银行和东莞农商银行名列前茅。 
  
  “从整体来看,农商银行与全国性商业银行还有一定的差距,但是与小型城商行的差距不大,甚至个别农商银行在整体表现上要由于城商行。排名前列的农村金融机构在发行能力与产品丰富性、收益、风控等维度均能维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广州农商银行的一位高管这样说。由于广州农商银行整体表现非常出色,理财综合能力同时荣登农村金融机构榜首,首次在广东省区域商业银行和全国农村金融机构排行上取得优异成绩。 
  
  需要注意的是,农村金融机构在创新型产品的发展上相对较慢,因此相关得分上较城商行及全国性银行有一定的差距。不过可以预计,农村金融机构整体发展水平较快,对于创新型产品的重视程度也会越来越高。 
  
  普益标准研究员魏骥遥认为,市场流动性趋紧、资产端风险持续扩散,还有监管风格的转变,对于银行理财行业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如何应对这一挑战,将是未来银行理财行业将面临的主要难题。他表示,2016年下半年可能将成为银行理财行业发展的分水岭,过去整个行业普遍高速增长的格局可能将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转而经历行业发展由成长期进入成熟期的阵痛。 
  
  崛起的“秘密” 
  
  ——广州农商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陶俊杰谈银行理财诀窍 
  
  问:在今年普益标准银行理财能力排名中,广州农商银行表现亮眼,有什么“独门秘诀”? 
  
  答:谈不上什么秘诀,成绩的取得只是近年来我行主动转型发展,发力财富管理的一个自然结果。近些年,我行不断提升资管实力,在银行资管业中的影响力逐渐提升,我行的资管能力也得到社会的认可,比如我们先后获得《银行家》杂志2015年度十佳财富管理创新奖、南方“金榕”大奖财富管理商等奖项。当然,这次普益标准排名,在农村金融机构中的综合排名是一个更直观的说明。资管实力提升的同时,我行的理财规模也不断扩大,截至2016年6月末,我行代客理财投资规模为1528亿元,比年初新增690亿元,增幅82%。数据的背后,是客户对我行理财能力的信任。 
  
  问:广州农商银行资管业务在经营模式上有何心得? 
  
  答:委外是中小银行资管业务主要经营模式,但是,我们拒绝粗放委外,改为策略委外。我们改变了以往被动接受卖方策略的方式,改为“主动定策略,优选管理人”的经营模式。我行加大市场研判力度,推出自主研发策略,一些自研业务品种,不仅领先于银行同业,还领先于基金证券等同业,已为同业效仿。据同业反映,法人机构中,“长江以南,若没跟广州农商银行合作过,就不能算是主流机构。” 
  
  此外,我们在提升理财规模的同时,并未放松风险控制,普益排名中,我行资管业务的风险控制能力也是农村金融机构中排名第一。 
  
  问:能否透露下广州农商银行理财投资的主要品种? 
  
  答:随着我行理财规模的大幅提高,我们积极拓展理财投资的品种。在整体收益率下行环境下,我行主动创新,寻求新利润增长点,形成基本完备的投资产品线,目前我们的投资品种有纯债类产品、债券增强型、量化类、债股混合、自主策略投资,定增投资,并购产品以及池类组合等业务。 
  
  在实体经济融资需求萎缩,信用风险逐渐加大的背景下,银行可投资资产出现短缺,高收益资产更加稀缺,这对银行的资产管理业务发展带来了很大挑战。但危机中也蕴藏着机遇,通过深耕细作、自我创新,我相信,广州农商银行资管业务品牌,将越来越闪亮,也会给信任我们的客户更多的回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