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驿台app
打开

大股东75亿元增持民生银行

 民生银行(行情9.14 -0.87%,买入)(港股8.07 -0.74%)从发起至今,形成了股权相对分散的机制,不赞成任何一家企业绝对控制民生银行。


  股权分散的民生银行,因股东之一的卢志强连番大手笔增持,可能引发主导权大战。


  增持不停


  香港联交所披露数据显示,7月11日和14日通过大宗交易接盘民生银行A股的交易方均为公司现任副董事长卢志强及其掌控的泛海系。卢志强此番共斥资75亿元增持后,现共持有民生银行A股股份16.8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约为4.61%,仅次于安邦和刚刚结盟的“东方-华夏”的5.48%。


  就在数日前,民生银行两个重要股东东方集团(行情6.89 +0.58%,买入)、华夏人寿宣布结为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民生银行5.48%的股权。


  据称,股东动作频频,无疑是为争夺新一届董事会席位而来。民生银行董事会即将换届选举,业界普遍认为,卢志强巨资增持的背后,是为即将举行的董事会换届选举铺路,以一己之力,维持民生银行相对分散的股权结构,避免民生银行以及董事会被任何一家大股东控制。


  作为一家股权较为分散的公司,民生银行一直被各路资金觊觎,安邦在稳坐第一大股东之位后,仍未得以改组董事会。


  2012年4月11日,民生银行公布第六届董事会名单,任期3年。然而,此届董事会并未如期换届,而安邦的意外发力被视为董事会换届停滞的主要原因。


  去年4月22日,民生银行高管在一季度业绩投资者和分析师电话会议上明确表示,董事会换届之所以决定延期,是因为股东结构变更,银监会在审核安邦股东资格,“股东资格一旦审批完,我们就会启动换届”。


  董事席位


  招商证券(行情17.18 -0.29%,买入)分析师马鲲鹏分析认为,泛海增持公告后已成明牌,这可能既是董事会换届已渐行渐近的暗示,亦是各方增持将开始加速推进的信号。各方力量需在董事会换届前从二级市场完成筹码收集,以便在换届时争取更多的董事席位,及在新一届董事会3年任期内更大的话语权甚至主导权。


  根据《民生银行公司章程》,单独或合并持有该行有表决权股份总数3%以上股份的股东,才有权提出提案。想在换届中保住董事席位,或许是卢志强此次增持的意图所在。


  东方集团与华夏人寿的一致行动人方案同样在意加强在民生银行大股东中的影响力。公告显示,双方一致行动的期限即截至民生银行第7届董事会届满之日。


  截至今年一季末,民生银行A股前十大股东持股数据显示,安邦保险持股15.54%、刘永好控制的新希望(行情8.50 -1.28%,买入)持股4.18%、证金公司持股3.94%、史玉柱控制的上海健特持股3.15%、中国船东互保协会持股2.98%、张宏伟控制的东方集团持股2.92%、华夏人寿持股2.56%。


  目前民生银行董事共计18名,分别为洪崎、郑万春、刘永好、卢志强、张宏伟、梁玉堂、郭广昌、吴迪、王玉贵、王军辉、王航、姚大锋,另有6位独立董事。


  其中洪崎、郑万春、梁玉堂为民生银行高管,为执行董事,其他均为非执行董事,多为民生银行现股东委派,比如姚大锋由大股东安邦委派。刘永好与王航均来自民生银行第二大股东新希望,张宏伟为东方集团董事长,郭广昌为复星集团董事长,王玉贵也曾是中国船东互保协会总经理,自民生银行成立以来一直任该行董事,目前任职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海事仲裁委员会仲裁员。


  从以往民生银行董事人选来看,民生银行对可以推选董事的股东并未有明确的持股比例要求,但通常董事的人选来自前十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在卢志强大手笔增持民生银行之际,一向高调的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也低调发声,他17日在新浪微博上称:“民生是个好银行,就是混业步伐有点慢。我的民生股份没卖。”这无疑表达了拟长期持有的信心。


  今年3月份,卢志强在“两会”期间就表态,民生银行从发起至今,形成了股权相对分散的机制,自己此前并无减持民生银行A股,也不赞成任何一家企业绝对控制民生银行。


  向上空间


  民生银行的股价会不会随着公司股东的增持水涨船高?


  招商证券认为,由于两届董事会期间主要股东持股比例的消长,预计本次董事会换届将出现较大的董事调整,各方力量在换届前获得足够多筹码以便在换届时争取更多的董事席位、及在新一届董事会3年任期内更大的话语权甚至主导权,将是大概率事件,而筹码便是公司的股票本身。


  民生银行资金面拐点确立,不会有产业资本及险资大股东减持,各方力量需在董事会换届前从二级市场完成筹码收集,预计中短期内将迎来密集买盘助推,第一步看30%股价上行空间。基本面和预期均已在底部区间,坚定的转型方向正在逐步为市场认知。


  “因为在董事会有一些席位具备非常大的吸引力,所以很多产业资本现在开始增持或者未来还有增持的可能。我们可以把董事会席位最终的尘埃落定,认为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在此之前,各方通过自身的努力去增持也好,维持目前的股份不变也好,至少不会有大量减持的可能出现。”有分析师这么认为,“但是,在席位发生变化之后,也就是如果最终的股东结构产生了一定的变化,对于民生银行的股价也会造成非常明显的影响。可能会存在着一些负面的风险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