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驿台app
打开

徐州三家农商行即将合并

徐州这三家银行要合并了:淮海农商行、彭城农商行、铜山农商行。近日,三家银行分别在各自官网公布了筹建“徐州市农村商业银行”的计划。

三家农商行的前身均为信用联社,淮海农商行原为徐州市郊信用联社,铜山农商原为铜山信用联社,彭城农商行原为贾汪信用联社。

信用联社,作为一个时代的产物,目前在全国已经基本实现了改制,成为农商银行。

农村信用联社前身是各农村信用社,是一家由辖内农民、农村工商户、企业法人和其他经济组织以及本联社职工自愿入股组成的股份制社区性地方金融机构。

主要为“三农”提供金融服务,实行“三会一层”(社员代表大会、理事会、监事会、以联社主任为首的经营管理层)的新型法人治理结构,自主经营、自担风险、自负盈亏、自我约束。

不过,2001年开始,国内的农村信用联社纷纷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其基础功能不变,进一步明晰产权和公司化管理。

本次徐州合并的三家农商行中,最年轻的是铜山农商行,自2016年改制至今,只有三年多时间。

农商行,内外交困

农商行,因农而兴,但市场应变能力相对不足,随着当前经济和行业环境变化,正面临多重压力与困境。
从长期以来的粗放式发展模式向高质量发展转型,大型银行和村镇银行的合围,风险防控压力的日益显著,金融服务模式的日益陈旧,都成为农商行面临的重压。
上述三家银行中,近年来均或多或少出现风控方面的压力,比如淮海农商行曾因“未按规定审批关联交易”被银监会处罚50万元;同样是淮海农商行,该行一名员工帮助多家企业贷款,以此收受各类形式的好处费35万余元,最终被判刑。
铜山农商行,曾被徐州龙泰钢铁物流骗取贷款1.16亿元,该行一位副行长涉充当“保护伞”被查。

实际上,近年来农商行一直是监管重地,随着监管趋严,2018年以来银监部门出具罚单数量呈增多态势,从2018年被处罚金融机构的性质来看,农商行占比最多,成为监管处罚重灾区。一方面,农商行因各种业务违规频频被罚;另一方面,部分农商行还因资产质量下滑、不良贷款率高而陷入经营困境,企业评级也频繁被下调。

抱团取暖,吸收合并

在内外交困之下,有地方农商行已经率先开始“吸收合并”

今年8月,广东佛山三家农商行实现了吸收合并,佛山农商银行、高明农商银行、三水农信联社合并组建“新佛山农商银行”。

随着国有商业银行、大型股份制商业银行在农村市场抢滩布点,阿里、万向、腾讯等商业大鳄积极组建民营银行、村镇银行,农商银行在农村市场“一枝独秀”的垄断地位已经被打破,农村金融市场已进入激烈竞争的时代。
吸收合并,抱团取暖,或是一条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