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驿台app
打开

13家排队IPO银行对比

  根据证监会公布信息,截至3月底,IPO 排队银行数量13家,以中小银行居多。

其中,兰州银行、苏州银行、江苏大丰农商行、江苏瑞丰农商行、厦门银行、重庆农商行、 安徽亳州药都农商行以及浙商银行处于“预披露更新”阶段。安徽马鞍山农商行、江苏海安农商 行、重庆银行处于“已反馈”阶段,东莞银行、广州农商行处于“已受理”状态。

13家银行规格大小不一,经营风格各异,既不唯规模、利润,也不唯股权结构、银行性质, 凸显出监管当局对银行业上市的一种开放性心态。毕竟理顺了金融企业的融资渠道,也就等于在 一定程度上理顺了部分还不具备上市条件企业的融资渠道。 

当前一些银行业对标或比较分析中,总喜欢比出个大小,分出个输赢,好像不说出谁比谁 好,好在哪,该怎么学,就对不起读者的时间。这一是吸引读者眼球需要,二是根植于我们内心 的胜负心、攀比心在作祟。有时候真是到了生拉硬拽、无中生有的境地。 

由于各行的发展基础、发展战略、前置条件、内外部环境存在差异,以某一时间段的某些数 据来做评价多少还是有失偏颇的。 

本文基于各行年报数据(主要2017年、少量2018年已披露的),希望以一种客观描述性语言 尽量全面的展现当前IPO排队银行的发展现状,供读者参考。如果非要给出个评价,那就是都挺 好的。

一、从主要业务指标看: 

01 资产规模

最大浙商银行资产规模超过1.6万亿,重庆农商9500亿,第三位的广州农商行也超过7600亿 元为第一梯队。规模较小的四家农商行资产规模都在700亿以下。13家银行中有6家规模集中在 1000-5000亿元之间。最大浙商银行与最小的江苏大丰农商行资产规模差距超过1.5万亿。 

02 吸收存款 

受大环境影响,各行吸存增速均呈下降态势。 

2018年披露数据银行中,只有东莞银行逆势上扬,存款增速超30%,同期该行应付债券增速还 略有下降。重庆农商行吸收存款只增长7.69%,同期应付债券却暴增53.62%。浙商银行应付债券增 速也达29%,也明显超过存款13.26%的增速水平。

从存款结构看,各行差异较大,以重庆农商代表的农商团队个人存款表现要优于公司存款, 重庆农商个人存款4550亿元,公司存款只有1540亿元。 

而以浙商银行为代表的主要依托城市地区经营的银行,公司存款明显高出个人存款,浙商银 行公司存款8640亿元,是个人存款976亿元的14.4倍,这还是在个人存款已经比上年暴增420亿元 的基础上。 

厦门银行同样也是偏重依赖公司存款,达到个人存款的8.26倍。各行存款结构受经营发展战 略影响,但主要经营地区的经济结构、客户结构也会对存款结构产生较大影响。 

03 发放贷款及垫款 

2018年公布数据的6家银行中东莞银行增速最高超过44%,浙商贷款总额达到8370亿元,广 州农商3650亿元,增速均达到28%左右,重庆银行增速也接近20%。 

其中浙商银行企业贷款增速只有16%,而个人贷款增速超过50%。东莞和广州农商行企业贷 款增速分别为47%和38%,个人贷款增速则稍逊一筹只有28%和12%。 

虽然增速指标受前期基数因素影响较大,但也可看出不同规模类型银行发力点有所侧重。规 模较大银行行希望凸显自身在零售业务领域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小行则希望现有经营能力能获得 投资人的进一步认可。 

2017年,东莞银行的个人贷款中近70%为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厦门、重庆农商和广州农商个 贷中的住房按揭贷款占比也超过40%,最低的马鞍山和亳州药都按揭贷款占个贷比重均低于2%。 

浙商银行2017年企业贷款投放余额是个人贷款的近4倍,而亳州药都企业贷款投放只有个贷 余额的27%。各行的客户结构、贷款投放科目核算方式等都会对结果产生较大影响。 

此外,浙商、重庆农商、苏州、兰州的应收款项类投资下滑较快,相应的持有至到期或可供 出售资产增长明显。反之,广州农商、重庆、东莞等行应收款项投资增长较明显,相应的买入返 售或可供出售金融财产科目出现明显收缩。都是一口锅里的肉,放在哪个碗里也是因时、因势、因需而变。 

04 营业收支 

整体看,可分为三个梯队,以广州农商行为首的规模较大银行,营业收支都保持正增长,但 支出增速明显快过收入增速。广州农行收入增长50%,但支出竟增长了超过100%。东莞银行收入 增长30%,支出也增长了45%。 

第二梯队亳州药都、厦门、兰州,表现中规中矩,在收入保持正增长同时,支出仅略增甚至 负增长。 

第三梯队马鞍山、瑞丰、苏州、大丰,营业收支都面临负增长,好在支出下滑速度大于收入 下滑增速。有点类似于通缩的概念,可能投资人会更希望看到同步增长甚至支出增长稍大于收入增长。 

二、从经营管理能力看: 

01 盈利能力指标 

利息收支:重庆银行和重庆农商行利息收入分别只增长2.13%和1.1%,同期利息支出增长却 达到15.25%和10.78%。东莞银行利息收支增长相对均衡分别为23.52%和20.22%。 

投资净收益:浙商银行2016-2018年投资净收益分别为6.89、30.35和6.09亿元,广州农商行 为18.26、-3.13和35.69亿元,重庆银行也是由2016年的0.25亿元一路冲高至18.7亿元。投资业务 自身特性确实会对收益指标波幅产生较大影响,只是希望以后也能多看到些这样正向的影响因 素。 

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各行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出现一致下跌的情况,其中浙商、广州农商和重 庆银行位列三甲,分别下滑了-42.61%、 -29.41% 、-25.1%。综合考虑上文投资净收益暴增的情 况,应该主要是受监管政策调整因素影响,导致收入科目会计指标出现迁移。 

非息收入占比:2017年11家披露该数据银行平均占比达10.7%,2018年已经披露数据的5家 行中,广州农商行从13.29%增至34.95%,重庆农商从10.37增至23.29%,波动相对较大。 

净利润:浙商和重庆农商以115亿和91亿元排名前列。广州农商行净利润绝对值虽然稍逊一 筹只有68亿,但增速超15%。增加潜力更为可观。江苏大丰和马鞍山农商行净利润只有4亿元左 右,连同亳州药都的6亿元,排在净利润后三位,好在三家行前期基数较少,增长率表现相对较 好,也能给投资人带来一定的想象空间。 

02 内部管理指标 

股权结构:从前五大股东股权集中度看,厦门银行集中度最高,前五大股东持股超过64%, 最低的广州农商行只有16.16%。超过40%的分别是重庆和东莞,其他银行大都集中在25%-35% 这一区间。 

从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看最高的东莞和厦门超过20%,超过10%的还有重庆、浙商、马鞍山和 苏州。最低的广州农商行只有3.73%,相信应该存在有一致行动人。

 成本收入比: 2017年平均成本收入比32.81%,2018年已披露年报的5家银行均呈稳步下降 趋势,其中广州农商行2017年成本收入比37.08%降至2018年的28.41%,下降幅度较大。 

净资产收益率(ROE)加权:2015-2017年13家银行加权净资产收益率分别为14.16、 14.02、13.82,缓慢下滑,相对稳定。从2018年已披露数据银行看,下降幅度有进一步扩大的趋 势。 

总资产净利率(ROA):2015-2017年13家银行ROA平均值为0.94、0.90、0.89,同样是缓 慢下滑态势,2018年已披露数据变化不大,预计整体仍将保持平稳。

净利差、净息差: 从2015-2017年三年平均指标看,处在一个下降通道,但从披露数据的5 家行行,均表现出一定程度的改善,希望不是昙花一现。 

人均创利:浙商、重庆人均创利超90万元,亳州药都也超过80万元,排在第一梯队。其他各 行大多集中在50-65万元区间。排名最后的马鞍山农商好只有30万元,与同行差距较大,甚至还 要低于四大国有银行,略显不足。

 03 风险控制指标 

不良率:2017年平均不良率1.51%。其中超过2%的有两家。马鞍山农商行最高达2.32%,兰 州银行2.09%。最低的重庆农商行只有0.98% 规模最大的浙商银行不良率1.15%。2018年披露数 据的5家行整体变化不大,只有重庆农商增加0.3个百分点达1.29% ,增长较快。 

拨备覆盖率:2017年平均拨备覆盖达到234.86%。最高的重庆农商达到431% 最低的兰州和 东莞不到180%。2018年重庆农商拨备下降近80个百分点,应该也是为了减少不必要的资金占 用。

 逾期贷款:从最新披露数据看,浙商、重庆、兰州逾期贷款增长较快,广州农商行则出现明 显下降。浙商银行逾期贷款增长近35亿元,其中主要是逾期在3年以内贷款,这其中有贷款基数 较大因素影响,也不可否认存在部分贷款企业经营状况恶化的原因。广州农商行逾期贷款大幅减 少30亿元,可能与上市前核销不良有关。

本文转载自九卦金融圈,作者:高振原,曹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