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驿台app
打开

涉金融案的审判之道 ——柳州两级法院护航金融业发展观察

  本报记者 蒋 秋 本报通讯员 李 佳 兰钰烨
  
  ■核心提示
  
  柳州作为我区最大的生态工业城市,工业产值居全区首位。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当地的金融活动日益繁荣,随之而来的是,金融案件也不断增多。
  
  “根据我们的调研发现,法院原有的审判模式已不适应金融市场的发展要求。”4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柳州市中心支行行长谷壮海在与柳州市两级法院主要负责人交流时说。
  
  近年来,当地受理金融类案件以每年20%的速度上升。2015年至今,全市两级法院受理涉银行及国有担保公司案件2191件,受理涉金融执行案件1066件,执结标的约5.7亿元。
  
  如何顺势而为、有所作为?新形势下,柳州市两级法院迈开了涉金融案审判的创新、探索之路。
  
  1 一起担保物权案引起法院重视
  
  2015年11月19日,中国工商银行柳州市鱼峰支行(以下简称工行柳州鱼峰支行)向柳北区法院提起了一起诉讼。
  
  案件回放:2013年,该银行与温某、周某签订了一份《个人借款/担保合同》,借款金额为人民币27万元,借款期限为10年。合同中约定温某、周某的一处房产作为贷款的抵押物,并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
  
  贷款发放后,到2015年10月12日,银行发现这笔贷款出现问题了:借款人已经累计拖欠银行本息229853.05元,经催收,一直未能偿还。“不进行追究,这笔贷款就变成烂账了,进而影响到银行的正常业务开展。”于是,工行柳州鱼峰支行向柳北法院申请裁定拍卖或变卖抵押财产,以实现其担保物权。
  
  接到案件后,柳北法院对案情进行了研判。虽说在2007年10月1日施行的《物权法》明确“抵押权人可直接请求法院拍卖、变卖抵押财产”,后来2013年1月1日起实施的新《民事诉讼法》引入“实现担保物权案件”特别程序,但没有配套的实施细则,因此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实现担保物权案件在柳州市无法落地。直至2015年1月30日最高法通过新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审理这类案件的具体办法才得以细化。
  
  但对柳北法院来说,这起实现担保物权案属于新的案件类型。在依法登记立案、并编“民特”字案号后,法院查明案情,裁定对温、周二人抵押给银行的房产进行拍卖、变卖等方式依法变价,银行依法可以对变价后所得的价款在债务人所欠本金、利息以及实现债权支出的费用范围内优先受偿。裁定生效后,银行得以很快申请案件执行。
  
  2015年,柳州中院也鼓励基层法院大胆尝试实现担保物权案件,并积极指导基层法院开展相关的审理工作。
  
  “我们没有停留于结案这个层面上,而是进一步对相关法律法规和柳北区的现状进行调研,紧密结合实际,以现有法律法规为依据,制定了《关于审理涉国有控股金融机构实现担保物权案件的意见》。”柳北区法院院长覃舸说。
  
  截至目前,该院已受理审结两例国有银行实现担保物权案,案件均进入执行程序。这则《审理意见》的出台对该院在实现担保物权案件实际办理过程中可能遇到的问题给予了指导和规范。
  
  2  摸索前行 出台实施细则
  
  辖区金融机构众多的现实,加上近年整体经济形势的变化,直接导致柳北区法院受理的涉金融案数量出现井喷现象:该院年受理银行类金融案从2013年的151件暴涨至2015年的425件,全年涉案标的从6000余万元暴涨至近6.7亿元。
  
  在办案过程中,柳北区法院发现,超过60%的案件存在送达困难,约50%左右的案件只能以公告方式送达。
  
  对症下药,方能解顽疾。柳州中院加强与地方金融部门的联系,共同探讨如何解决送达难的问题。柳北区法院除了出台《关于审理涉国有控股金融机构实现担保物权案件的意见》以外,还率先制定出台《关于涉国有控股金融机构民事纠纷案件诉讼文书送达的意见》(以下简称《送达意见》)。
  
  送达问题一直以来都是困扰审判工作的一个难题,也是造成案件审理周期长,司法资源被损耗的重要原因。覃舸介绍:“我院以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和法学理论为依据,在充分保证当事人意思自治、保护当事人诉讼权利的前提下,制定了这一《送达意见》,提高司法效率,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
  
  自这个《送达意见》实施后,柳北区内的各金融机构与借款人自愿签订的文书中所确认的地址等通信资料,可依本意见作为当事人认可的送达地址,具有法律约束力,能够有效地防止债务人消极应诉、恶意拖延时间,有效解决金融案件的送达难题。
  
  柳州中院方面表示,在柳北区法院试点这两则司法实施意见后,下一步可能考虑在全市法院推行,着手解决好审理涉金融纠纷中的这些难题。
  
  3  交流互动 为破解金融案件难题开良方
  
  “我们建议,法院适时设立金融法庭、构建金融债权处置的‘绿色通道’?”“破解送达难的问题,法院方面能否采用更加灵活的送达方式?”……谷壮海从金融机构涉及纠纷的具体问题入手,向柳州市两级法院提出建议,得到听者不时地点头认同。
  
  为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加强金融监管与司法的良性互动,谷壮海还提出探索建立金融监管机构与司法部门的长效协作机制。
  
  “如何更好地发挥审判职能,依法为柳州市的金融行业健康发展提供强有力的司法保障,是我们面临的巨大挑战。”柳州市中院院长赵志军坦言,这需要法院和金融机构及其主管部门一起,共同研究、会诊金融相关案件的审判、执行难题,为破解金融案件执行难问题把脉、开方。
  
  柳州结合地方的实际情况,赵志军说,全市两级法院要加强研判,准确把握当前涉金融案件的审判、执行工作情况;加强涉金融案件的立案、送达、保全和审判工作;稳妥处理破产案件,依法保护合法金融债权;要充分发挥执行指挥中心的职能作用,运行各种手段,实现涉金融案件的快速执行;在司法改革的背景下,改革创新审判执行工作的方式方法,为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营造良好的金融法治环境。

猜你喜欢